• 信息透明窗
  • ·捐款查询
  • ·捐赠列表
  • ·善款公示
  • ·工作年报
  • 志愿者
  • ·志愿者概念
  • ·志愿者队伍
  • ·志愿者荣誉
  • ·志愿者招募
  • 公益文化
  • ·传统文化
  • ·知识典故
  • ·爱心书画
  • 博爱财富
  • ·忻府区德盛昌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
  • ·德盛昌投资理财咨询有限公司
  • ·忻州汇商华邦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 ·忻州永安信股权资产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 网站公告:

    山西省德盛昌慈善基金会成功上线!

    天气状况:阴转晴
    ·站内导航·
  • +
    慈善大家谈
    >>
  • ·慈善大家谈3
  • 联系我们

     山西省德盛昌慈善基金会

    会 长:李水田

    电话:0350-3338830     13994180185(宋会长)

    传真:0350—3033166

    Q Q: 2659831927

    邮箱:dsc3031115@163.com

    网址:www.sxsdsc.org

    地址:忻州市长征后街31号德盛昌(市委党校南200米十字路口东)

     

     

    新闻动态CONTENT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慈善大家谈

    1   1   第一页
    |
    ***后一页

    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慈善大家谈 >> 正確看待我國慈善事業發展

    正確看待我國慈善事業發展

    中國慈善事業發展形勢總體趨好
      中國慈善事業盡管存在著種種不足,但在過去20年間,確實取得了長足發展。
        毋庸置疑,近20年來,中國的慈善事業始終呈現相對較快的發展態勢,且國家扶持、社會參與的程度越來越高。比如說,從2004年起,民政部將每年的4月和10月確定為“扶貧濟困送溫暖月”,進一步調整、擴充社會捐助接受站點與推廣建立“慈善超市”,形成制度化的社會捐助活動﹔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希望工程”項目,因其對特定目標群體需求的精確把握,成為大型公募基金會中***負盛名的品牌。緊隨其后,其他各大型公募基金會,甚至企業慈善基金會,都在尋求建立自己的品牌慈善項目,催生並發展了一大批知名度高的慈善品牌,如“大地之愛·母親水窖”項目等。
        尤其在近幾年,中國慈善事業迎來新的發展和變化:各種私募慈善基金會成功建立(如壹基金、嫣然天使基金等),各種各樣的民間慈善組織也快速孵化成長起來﹔在社會監督意識不斷增強、輿論監督壓力不斷增大的基礎上,大型公募基金會的行為也開始轉變,資金與物資的運用更趨合理透明﹔以汶川地震救援為代表的互聯網時代的多場全民救災行動,以及以互聯網為媒介的全國性慈善活動,越來越受國民關注,新興慈善活動的行為模式漸被認可﹔學術界關於中國慈善事業發展的判斷,也逐漸變得謹慎樂觀起來。
        當前,從制度層面來看,志願服務事業、社會性義務工作等第三部門發展環境的改善,以及社會財富累積程度樂觀的現狀,已經為中國慈善事業良性發展提供了多項結構性條件。

      中國慈善事業信任困局待解
      審視形成當前慈善事業信任危機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個方面:
        慈善資源募集多採取組織化動員方式,容易產生組織角色定位不清的問題。例如,我們幾乎都接到過單位的通知,號召大家捐款捐物,不管其本身意願如何,都不得不成為慈善資源的貢獻者。雖然這種組織的公益性和出發點是好的,但實際上卻成為一種變相的攤派,遠離了慈善資源奉獻自願的原則。
        慈善資源分配上存在壟斷現象。慈善組織在募集到慈善資源之后,對其進行壟斷使用的常見方式有三種:不依據慈善需求的客觀分布,而是依據慈善組織的短期計算模型來決定慈善資源的投入方向﹔慈善資源隻在某個行業和系統內部實現流動,而不會溢出到“行政邊界”之外﹔忽略慈善資源使用效率前提,把慈善資源當作交換媒介來為慈善組織的組織目標服務,有時甚至演變成為慈善組織領導人的******目標服務。
        慈善組織在“責任制”(Accountability)建設上投入的精力,遠比在資源收集動員上所投入的精力少很多。行政主導的組織模式容易導致慈善組織與行政挂靠單位之外的其他重要社會行動者(如慈善資源捐助者、社會公眾、媒體和受助者)對目前“責任制”建設不認可。完善的“責任制”管理,應當做到對每一份慈善資源都能說清楚它的來龍去脈,其整個生命周期是可追溯的。慈善組織應該為其所募集慈善資源的使用負起應負的責任,貫徹公平、效率和人道主義等多項原則。慈善組織隻有加強內部制度、組織和技術的建設,並通過採集、保存和展示充足的信息等方式,才能向外界表明自己具備高度的責任意識。令人欣慰的是,面對此前一些負面狀況,我國慈善組織已經認識到“責任制”的重要性,也已在“責任制”建設上加大投入(如中國基金會中心網搭建用於基金會評估的網絡平台等)。
        慈善捐助的效率存在問題。首先,公眾希望有獨立機構對單項慈善捐助活動或慈善捐助項目進行捐助效果的后評估工作。但由於邀請第三方評估需要額外耗費慈善資源,業界對進行項目后評估的意願明顯不足。正因為沒有系統的后評估框架,慈善組織無法從已經開展的慈善工作中獲得有效的系統反饋,其行為的改善隻能取決於偶然或本能的經驗體會。其次,提高慈善資源的利用效率,需要每個慈善組織對自己有明確的定位和判斷,在對救助需求進行科學評估的基礎上,形成長期的戰略行動規劃,而非短期的行動計劃。當前,我國的大多數慈善組織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賴於捐助方意願、行政指令、短期社會輿論、突發社會需求等來進行慈善資源的戰略投入。
        中國慈善事業的信任危機,並不是慈善事業本身所特有的現象,而是改革開放以來社會轉型過程的現實體現。目前,我國仍處於社會轉型過程中,政府組織、企業組織和第三部門組織,也仍處於不停的角色定位過程中。尤其是第三部門組織,或是過多存在行政化痕跡,或是成為缺乏社會責任的獲利工具,還未發展至相對規范的階段。因此,如何從制度上和法律上為各類組織明確其角色內涵和權限邊界,是中國社會各項事業發展能否走得更遠的先決條件。

    公眾需提高對慈善事業的認知
      就我國慈善事業的發展現狀來看,公眾對慈善事業的認知以及對中國慈善事業的發展狀況存在一定的認識偏差。引導培養公眾正確的慈善觀念,有助於推動中國慈善事業良性發展。
        對慈善事業擴展社會功能的誤判。作為社會管理者的政府,不應隻看到慈善組織的社會功能,而應當引導其在政府分配之外,建立起額外的資源分配路徑,從而確保慈善資源有充分和完整的配置狀態,並且可以對特殊人群的獨特需求作出及時回應。因此,政府對慈善組織進行監督和評價,就是要看它是否把慈善資源有效地投放到慈善需求的市場中去。此外,作為社會管理者的政府,還忽略了慈善組織的另一個潛在的社會功能——吸納勞動力。換句話說,慈善組織是一個提供就業的重要部門,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勞動力進入其中。
        對慈善事業運行成本了解不足。社會公眾往往指定了用途和捐助對象,希望看到慈善組織盡可能多地把這些資源投入在捐助對象身上,卻很少關注慈善行為在執行過程中,其實需要花費相當比例的經費。比如說,要把社會公眾捐助的電腦和書本運到偏遠山區,其運輸成本可能會高到社會公眾難以想象的地步。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慈善組織更願意接受現金捐助的原因。目前中國慈善事業將慈善組織的行政費用定在捐助金額的10%左右。另外,為了幫助公眾了解並監督慈善組織,一些慈善組織還需要不斷加強內部制度和技術環境的建設(如網站等),有時甚至需要引入第三方進行評估。再加上慈善組織本身是一個就業系統,內部工資和福利支出也具有溢出的社會效應(幫助解決社會就業問題),因此無論其執行費用,還是管理費用,很多時候遠遠超出了10%的行政開支比例。
        慈善是不同於市場和政府的“第三域”。重建中國慈善文化,首先需要明確的是國家或政府在慈善事業中的地位和作用。基於“人心向背”的政治考慮,慈善行為此前一直被認為******由政府來做,以增強其合法性和公正性。但在現代社會,同民生相關的事務方面,政府的職責更多地被限定在通過稅收來提供公共產品的范圍之內,超出國家法定責任之外的公民******或家庭的困難,也不應是政府的責任,而是需要通過社會來解決。所以,慈善屬於社會的范疇,是不同於市場和政府的“第三域”,既不適合市場的利潤邏輯,也不適合政府的公共服務邏輯,而是公民或企業公民基於一定的價值觀而作出的公益行為。因此,將政府在慈善活動中的主導功能慢慢向引導作用過渡,開放民間組織從事慈善的空間,是未來重建慈善文化的一項重要內容。
        慈善不等同於“功德”。公民是慈善的主體,但在怎樣對待慈善上,公民也需要有一個觀念轉變的過程。中國傳統不缺慈善和施舍,過去國人常將施舍等善行同個人德行或“功德”相聯系,所謂“陰功積德”。然而,在現代慈善概念中,一個人之所以行善,不是簡單地出於個人做好事的動機,而是個人承擔對他人的社會責任,這種責任不是分外的德行,而是個人自我強加的義務,是現代公民在公共生活中主體地位的體現。從******美德到公共責任的轉變,慈善成為了一種“平常行為”,不但取決於一個人的能力,也取決於一個人對社會責任的認識。財富意味著責任,慈善就是履行責任的方式,這樣的觀念才是現代慈善觀念。反過來,正因為慈善是責任,所以才能在一些慈善事業發展良好的社會看到“悄悄的慈善”,而見不到對巨額捐贈的道德溢美之詞。把慈善提到過高的道德水平,反映的不是慈善文化的先進和成熟,而是滯后和幼稚。公民把慈善當作個人的義務,這是一個社會的慈善文化被個人內化的結果,這種內化應該是一個柔性的過程,而不能是一種強制行為。以平常心看待慈善,是重建中國慈善文化需要確立的一種觀念和心態。
        “千裡之行,始於足下。”慈善文化是一個綜合體系。無論是行業內部的自我反思,還是其他社會行動者認知框架的改善和提升,中國慈善事業都需要進行一場持續的觀念革命。

       (劉能 作者系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上一条:慈善事业与和谐社会建设
    下一条:如何当好一名志愿者